<rt id="gouy0"><small id="gouy0"></small></rt>
<acronym id="gouy0"></acronym>
<acronym id="gouy0"><center id="gouy0"></center></acronym><acronym id="gouy0"></acronym>
<rt id="gouy0"><small id="gouy0"></small></rt>

外婆的绣花针

2021/5/25 17:05:18来源:上海奉贤法院

  外婆的针线活做得好,周围的人们都说:她的手艺好。我的童年里,有许多衣服是外婆亲手缝制的。记忆中,外婆做衣服好似一件隆重的事。拿起绣花针前,她必先洗洗手,找一个足够敞亮的地方,佝偻的背也尽可能挺直起来。

  在高高的天空下,做着小小的衣服,一切显得那么庄重又虔诚。夏天的裙子,外婆会在腰间绣上一汪池水、几丛荷叶、两条鱼儿,细细密密的针脚仿佛把一池的清凉都收拢了过来。

  表哥说过,外婆的手艺是从天上偷来的。但即使年幼,我也知道“偷的”不易。平日里,我总看她用食指撑着老花镜,眯起眼翻看时兴的服装杂志,也常向老姐妹们讨教些新鲜的针法。她说:“做衣服也好,做人也好,心里都得有个‘样式’才行,都得下点功夫。”

  直到参加工作的今天,我还时常想起外婆的绣花针,想起那隐隐的水声,两条长不大的鱼儿,一直游在我岁月的深处。

  约是大半年前,我刚踏入法院的大门,成为了一名人民公务员。

  起初我的座机常常响起类似的对话:“喂,您是赵老师吗?我是那个...那个...我有一个案子的……再发不出工资工人就堵我厂房了……什么时候解封哇?”和第一次打官司的当事人同样忐忑的,还有我这个第一次成为法官助理的新手,“啊,这个……我问一下再回复您哈。”对业务的不熟练,让座机铃声变成了我的梦魇铃声。

  “一匹布要变成一件衣裳,特别是一件好看的衣裳,要下点功夫呀。”于是上班间隙,我得空就向前辈同事们请教,理顺工作思路与流程,下班后再抓紧补齐知识短板。工作簿当如绣花布,一笔一划亦作一针一线,少不得要下一番功夫。而今,我的座机对话也有了不同:“喂,小赵吗?想问一下我们起诉XXX的案子进展到什么程度了?”“您这个案子尚在公告中,公告期满后预计在X月X号开庭审理,届时我们会向您送达传票,中途如有其它情况或问题,您也可以随时拨打我的分机。”如此,我也为当事人送去了一丝清凉意。

  刚接手工作时,作为新人,我不免要通过额外加班来尽快熟悉业务,但隔壁两个办公室的老法师们却也常常和我一道“留守”。一个是即将退休的张法官。更阑人静时,他推着老花镜,逐行逐页地阅读、推敲着七十余本往来贸易账册,生怕疏忽了这个案子的任何一点细节。高高的案卷下,伏案小小的身影,似曾相识处。

  另一个是沈法官,他同外婆一样,也喜欢研究些时兴的花样。自己研发庭审辅助文书生成软件,耐心教授我们新人应用在线庭审、电子送达、电子归档,引领我们奋楫在智慧法院建设的浪潮中,真正把群众的期待转变为我们发展的方向。看着他们,我想,我找到了外婆说的“样式”。

  而我们,终将接过他们手中的“绣花针”。

  它是一个人到一群人的“接力针”。人选择职业,职业也在筛选适合它的人。法院工作没有地上天宫的工作环境,也没有日进斗金的工资待遇,一个又一个法院人踏风尘,历田间,辨曲直,始终深耕于审判工作一线,深刻诠释着司法为民的初心。

  它是一群人到一城人的“接力针”。踱步正在发放审判白皮书的东方美谷,凝听正在热议知识产权保护的“金盾365”高峰论坛,走近正在做“法治体检”的民营企业,一城人勠力同心,携手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共同织就“锦绣新城”。

  它是一城人到一代人的“接力针”。放眼全国,我们置身于一方探索创新的改革热土,面向于一片富有活力的信息化蓝海,作为新法院人的我们,生逢其时,也重任在肩,更当终日乾乾,与时偕行,牢记法治目标,献身法治实践。

北京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