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gouy0"><small id="gouy0"></small></rt>
<acronym id="gouy0"></acronym>
<acronym id="gouy0"><center id="gouy0"></center></acronym><acronym id="gouy0"></acronym>
<rt id="gouy0"><small id="gouy0"></small></rt>

这次,请转给身边的她......

2021/3/4 17:56:39来源:一中院

  3月8日国际妇女节就要到了,结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审理的三件与女性权益维护相关的案件,和大家一起聊一聊女性维权的那些事儿。

  别让医美糟了心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近些年医疗美容服务日趋火热,很多女性想要借助医美技术改善提升自己的颜值。一些从业者看到“钱”景广阔,纷纷涌入,造成医美资质、服务等行业问题乱象丛生。

  已步入中年的吴女士常常去美容院做皮肤护理,一次服务人员向其介绍了当下流行的医美技术,称注射玻尿酸、法令纹平复等方式可以直接让脸部皮肤重焕新颜。吴女士被一番推销打动了,便在这家美容院支付了20多万元用于购买多项医美服务项目。美容院告知吴女士,需要到无锡的一家医疗美容门诊部接受医美服务。后来,吴女士按照约定时间,先后两次前往无锡进行了医美手术。术后半年,吴女士的脸部并没有实现美容院所宣传的效果,不但没有变漂亮反而变丑了。吴女士认为其系在美容院的无锡分店接受医疗美容项目,且为她进行手术的医生不具备《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规定的主诊医师资格,构成欺诈,将其告上法庭,要求退一赔三。

  一审法院认为美容院作为服务合同的相对方,对主刀医师不具备主诊医师资格存在欺诈,判决美容院退还吴女士全部服务费,并就吴女士已经接受的服务费用承担三倍赔偿责任。美容院不服,向上海一中院提起上诉。

  经上海一中院调解,美容院最终支付吴女士38万元。

  本案主审法官任明艳提醒,医美手术本身存在一定风险和不确定性,医美效果同医生水平、服务质量以及消费者自身条件、术后护理等均有关系。消费者在接受医美服务时应当保持理性态度,审慎选择,及时验证医美机构及医生相关资质,对相关合同材料进行保存。

  信了花言巧语,伤了情与财

  “妹妹在吗?我现在在接待客户,今天又刚刚把货款转走了,你能先帮我把这顿饭钱结一下吗,我很快还你……”手机一方的小青看到彭先生发给自己的这条消息,毫不犹豫的把钱转了过去。殊不知自己已经陷入一场骗局。

  三个月前,小青与彭先生在网上交友软件上相识。小青仍记得当时彭先生的信息介绍是在保税区经营红酒公司,再加上阳光帅气的照片,很快便与彭先生互动起来。经过几次聊天,小青渐渐感受到彭先生是位心地善良,温柔浪漫的人。翻看彭先生的朋友圈,满是豪宅、豪车、高档酒店、奢侈品……而彭先生又经常对小青说如果有经济上的困难,可以随时找他帮忙。小青对彭先生的身份深信不疑。因此,当彭先生突然向她借钱时,小青没有丝毫怀疑。直到案发,小青才看到了这位彭先生的真实面目。

  原来,彭先生并不姓彭,他在与小青相识的同时,在交友软件上也同时结识了其他五位女性,并更名换姓,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成功的商人形象,通过朋友圈晒图刻意展示自己颇有经济能力的假象。他先是用花言巧语骗取对方女性对自己的信任与好感,然后再找机会以点外卖、招待客户,甚至父母出意外等各种理由向被害女性借钱,或直接使用被害女性银行卡。短短四个月,他共骗取六名女性27万余元。

  上海一中院认为,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骗取他人财物,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巨大,遂维持原审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五万元的判决。

  本案主审法官顾苹洲提醒,很多类似案件的受害人常会被诈骗分子的花言巧语与表面行为所迷惑,认识陌生人时没有认真核实其真实身份,容易因情感寄托麻痹自己的认知。在征婚交友中,如涉及金钱往来,要多问询,多与亲友沟通,谨慎行事,以防因所谓的爱情陷入骗子设置的圈套。

  勇敢对家暴说不

  王明和芳芳婚后不久女儿诞生了,一家三口可谓幸福美满。然而,好景不长,婚后第三年,两人因家庭琐事争吵起来并发生了肢体冲突。芳芳双上肢软组织挫伤。为了孩子,两人很快又和好如初。没曾想,一年后,王明又因为琐事殴打了芳芳,用菜刀砍伤了芳芳的左小臂。事发后,芳芳报警并验伤,构成轻微伤。这件事后,芳芳和王明开始了分居生活。芳芳因为养伤辞掉了上海的工作,带着年幼的孩子回到江苏老家生活。

  随后,芳芳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一审法院判决芳芳与王明离婚;女儿随芳芳生活,王明每月支付女儿抚养费1000元,直至18岁;两人在上海的房产和汽车归王明所有,房产所涉及的贷款余额由王明支付;王明支付芳芳房产占比52%的折价款79.85万元等。芳芳不服判决,向上海一中院提出上诉。

  二审中,芳芳就其婚前的个人公积金用于婚后归还房贷等进行了补充。上海一中院认为,王明两次对芳芳施暴,特别是第二次殴打芳芳致轻微伤,对芳芳的身心造成了严重伤害。因此应准予两人离婚。结合王明收入情况以及芳芳现在失业等,确定抚养费的给付标准为每月2500元。考虑到芳芳对家庭的贡献大于王明,且王明因家暴行为导致婚姻破裂,遂将芳芳原审52%的房产比例调整为60%,王明给付芳芳折价款93.26万元。

  本案主审法官俞敏提醒,婚姻家庭中,遇到家暴要勇于说不,正确行使法律手段来保护自身。对妇女实施家庭暴力,在处理相关纠纷时,施暴方会在相应财产分割中受到制裁,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妇女遭家暴,要注意收集和固定证据,及时报警;若身体受到伤害,及时就医,保留好病例检查单等;受害人亦可向街道、居委会申请出具情况说明。

  观察思考:

  从第一个案例中,我们看到当下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着重大转变,从“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到现在依靠医美技术实现对容貌或身体“美”的追求。这是时代的产物,无可厚非,但与此同时在接受医美服务时,除消费者一方加强认知,社会也需跟进完善相关规章制度,提高监管力度,净化医美市场。

  第二个案例中,人们常说恋爱中的女性智商为负数,这是一句调侃,也反应了很多女性在爱情中更容易迷失自我。树立正确的婚恋观,培养爱己爱人的能力不可缺少,莫让一次次骗局代价付之东流。

  《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二条对第三个案例中涉及的家暴予以明确规定,禁止家庭暴力。除了女性应勇敢对家暴说不外,司法机关也在充分运用法律,积极预防和有效惩治各种家庭暴力犯罪,切实保障人权,维护社会秩序。

  新实施的《民法典》有针对性地加强了对妇女权益的特殊保护,如明确性骚扰的认定标准,赋予性骚扰受害人要求行为人承担民事责任的权利,并规定用人单位预防和制止性骚扰的义务;规定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一项项细致的规定引导着社会尊重女性人格尊严,在人文关怀中有效保护着女性的合法权益,为妇女权益的保障提供更加坚实可靠的法律基础。

北京快3